營造出人出戲良性生態

營造出人出戲良性生態

國家京劇院第二屆武戲展演雖早已落下帷幕,但關于武戲的思考與話題討論依舊活躍。國家京劇院院長宋晨多年來關心武戲創作演出和相關人才的培養建設,積極支持推出多種舉措,搭建平臺、建立機制,推動武戲傳承發展。

在宋晨看來,與前些年相比,當今武戲創作、演出已經有了很大改觀。此前,武戲劇目、演出比較少,市場不景氣,這就使得武戲演員缺乏練功的自覺和心氣兒,造成人才尤其是武戲領軍人才的匱乏。人才匱乏就容易引發藝術品質下降,觀眾不愛看,這又進一步加劇了市場的不景氣,如此往復,形成惡性循環。“這種惡性循環帶有普遍性,不僅北京如此,其他地方也不例外。”宋晨說。

盡管如此,宋晨仍堅信,只要演出質量好,武戲還是可以將觀眾吸引進劇場的。2018年,國家京劇院舉辦首屆武戲展演,取得了不錯的效果,尤其是《鬧天宮》一劇,深受觀眾喜愛。今年的第二屆武戲展演,國家京劇院推出了一批大戲、折子戲,經典武戲《雁蕩山》尤其令人矚目。宋晨介紹,《雁蕩山》技巧復雜、對演員要求高,是非常考驗演員功力和劇院人才儲備的一出戲,一經演出,受到觀眾熱烈歡迎。“今年的武戲展演,我們還策劃、推出了京劇打擊樂音樂會,把打擊樂從幕后搬到臺前,讓觀眾看到演員的演奏、看到樂隊與演員的配合,從而更深入了解京劇藝術。”宋晨說,打擊樂在京劇演出中承擔控制節奏、增添風采等重要作用,對武戲來說尤為重要,但與武戲一樣,打擊樂在京劇演出中較為邊緣,將其以音樂會形式推出,豐富了京劇演出形式,也與武戲演出相得益彰。連續兩屆武戲展演,勢頭越來越好,不僅令宋晨深感欣慰,也讓從業者更有信心。

宋晨認為,武戲必須與其他京劇劇目一樣,注重戲劇性。“武戲不是武術,武戲的核心是講述故事、塑造人物,技巧為故事、人物服務。”宋晨說,“武戲需要一面繼承、一面發展,跟上時代的腳步,符合觀眾的審美趣味。”基于這樣的思考,國家京劇院武戲工作室應運而生。宋晨說,武戲工作室的使命是一方面挖掘整理傳統劇目,尤其是多年來無人演出的劇目,將其繼承下來;另一方面創作符合當下年輕人欣賞習慣的新的武戲劇目。“革命斗爭、抗洪救災等歷史題材、現實題材中,都有適合武戲表現的內容,需要創作者加以提煉。”宋晨說。

武戲傳承、發展,人才是關鍵。不論是舉辦武戲展演還是成立武戲工作室,都是為人才搭建平臺。宋晨說:“我們劇院組織武戲演員進行大練功,促進他們提高業務水平,同時希望用一方舞臺托起武戲人的夢想,讓他們的努力與汗水有用武之地,從而更有勤奮練功、投身京劇事業的動力和信心。”

戲曲人練功辛苦,對武戲演員來說尤其如此,即便萬分小心,也仍有受傷的風險。宋晨表示,國家京劇院一方面鼓勵演員練功、演出,一方面制定了關于武戲演員因工受傷后待遇問題的相關規定,保障演員的權益,讓他們沒有后顧之憂。

除了在劇院內部制定措施、成立機構、搭建平臺,國家京劇院還注重與院校合作共建。宋晨介紹,優秀武戲教員與優秀武戲演員一樣,較為稀少,因而,國家京劇院相關領域的藝術家、演員可以有針對性地到戲曲院校參與教學、促進教學。“我們看到院校里的好苗子,就會著重培養,從學生大二、大三就開始介入,開展一對一、一對二的輔導,定會產生良好的效果。”宋晨說,從前,演出單位是臨近畢業季才開始到院校遴選人才,目前,這個時間節點提前到學生畢業前一年甚至更長,為的是盡早發現人才,對其進行著重培養。“我們努力將這種培養方法制度化,甚至開展共同辦學,以提高成材率。這樣一來,受益的將不僅是武戲演員。”宋晨說。